七十七章 老伴儿

小说:刹车和立正 作者:于梦生
    套用我喜欢的一部英剧《米兰达》中的一句话,nothgchans,everythgchans。接下来的几天,我与他在学校里游荡,像是两个在夜晚行走的幽灵,图书馆、篮球场、体育馆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夏季的脚步越来越近,夜晚也变得温暖起来,我和他牵着手,走在隔壁艺术学院的河堤上,走的乏了,便仰天躺在草丛中,仰望着夜空中仅有的几颗星星,和那越渐圆满的月亮。我躺着,从随意放在草地上的帆布包里,取出八宝交付与我的两罐啤酒,拉开拉环,泡沫便滋在了我的脸上,好不狼狈。

    而我身边的家伙,幸灾乐祸地笑了几秒,才从自己口袋中掏出一张小小的男士手帕,将我脸上的啤酒渍给轻轻擦去。

    “你什么时候买的手帕?”我把酒递给他一罐,顺手抽走了他的手帕,拿在手里仔细端详,那是日剧里常见的男士手帕,深蓝色的,纯棉质地,边角上有几条横杠。

    “和你在一起之后。”他老实地回答我,反倒让我颇有些不好意思。我坐了起来,打开我的那罐啤酒,我们就这样在清风明月中,静静地喝着啤酒,十分美好。

    若我们是偶像剧的男女主角,一定让观众十分无趣,谁让我们两个篱笆扎得牢,硬是插不进一个温柔体贴的备胎男二、也钻不进一个美丽可人的女二。反倒是我们两个的内心,给自己加了一套又一套的枷锁,一个又一个的障碍,愣是两个人步步谨慎着,闭着眼摸着黑走完了来路。待我们取下蒙住眼睛的黑布,来路不过是一条繁花似锦杂草丛生的坦途。

    莫说青山多障碍,风也清,水也净,白云过山峰也可传情。只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离毕业典礼的最后几天里,发生了几件不足挂齿的大事。一是我的老爸如愿带着老妈归来,两人拖着行李去想去了很久的黄山游了一圈,到回上海之前一天,才告诉我第二天晚上一起去吃饭。于是乎,在他们回家验收之前,我下了班十万火急地拉着程潇同志来当壮丁,连夜把家里上上下下打扫了三遍,就连黑狗的窝都被我们洗干净吹干并喷了新买的除螨虫喷雾。

    谁让我的老妈是个温柔起来春风化雨,发起脾气狂风暴雨的家庭主妇呢,我和老爸在这方面,都心怀忌惮,丝毫不敢惹了老佛爷生气。

    第二日我下班回来拿钥匙打开了门,忐忑地进了屋,这次黑狗并没有照例蹲守,我心怀疑惑着脱了鞋走进门,探头探脑地往客厅看去,才发现老爸老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黑狗,正窝在老妈的怀里,发出启动的空调外机般的呼噜声。我竟无语凝噎。

    我走近他们,顺手把背包扔在沙发上,老妈才发现我回来,立马抱着猫站起来“回来啦,xxx(我爸的大名),快点收拾收拾,吃饭了”。她比离开前变得黑了些,白头发也多了些,作为一个中年女人,她的眼下不乏皱纹和斑纹,但整张脸看起来还是充满了胶原蛋白,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她本来可以更幸福,更美好,可是她还是选择了回来,回到她平淡而无趣的婚姻生活中。我本以为我会哭,可是我没有,我不过是重新背上了背包,说了句好。

    苦难不会让人变强,克服苦难才会让人更加坚强。我们一家三口,走在通往饭店的小路上,一轮满月挂在星空,皎洁而明亮。我走在中间,默默地勾住了他们的手臂,三个人并肩走着,若是路人见了,或许会以为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今天我们在店~里,要吃个什么东西?(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老爸心情大好,就着《同桌的你》的旋律,唱出了此刻所思所想。

    “就吃个黑狗的猫屎,来给你垫垫肚皮(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老妈五音不全地回道,让我不禁深思,原来自己没有进合唱队,全是托了老妈的福。

    “啊呀你们两个唱的跑调了,丢死人了啦。”我四下张望,生怕路遇熟人。

    “我唱的差我可不认同,当年我可是第一次见面,就给你妈咪唱了歌,这才虏获了芳心。”老爸颇为自豪地反驳我,我联想着他现在的歌喉,不以为然地哈哈大笑。这笑了一半,我慢慢落下嘴角,一脸正经。

    不管生活改变了他们什么,不管后来发生过什么不得已而为之的错误,爱情的开始,无一不是甜美而温馨的。经历了小半年的悲欢离合,聚散离别,我终于明白了一些不可言喻的道理。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是往风平浪静的海面、还是往暗流丛生的岛礁开去,全在于掌舵的人,想要驶向哪边的海域。

    第二件改变了我们未来的大事,是何笑盼毅然毁了三方合约,赔了违约金,重新找了一份培训机构教师的工作。据她所说,她这次也要任性一次,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教书育人,桃李满天。我对此充满信心,的确,深居简出的办公室生活不适合酱油这样活泼开朗的性格,希望她有个更美好的未来。

    这两周之中,酱油安排我们四个来了一次双人约会,她穿着一身可爱的洛丽塔小裙子带我们到了郊区某处草莓种植园踩草莓,她本以为会是个天0真浪漫的画面,结果小裙子被叶子划拉着撕破了角落,小皮鞋也沾上了泥土。她与傻大个分开之后,抱着我吱哇乱叫,直到与我上了不同的地铁为止。

    如此,我们迎来了属于我们的毕业典礼。由于毕业典礼选择六月上旬,不少其他城市签了劳动合同的同学,早早拿走了毕业证,便不再回学校参加单纯的仪式,比如辣酱。味淋说的不错,你永远不知道和你对面的那个人,是否见的是最后一面。

    这种活动,照例是校长讲完书记讲、书记讲完学生代表讲,待他们全部发言完毕,整个仪式便也就过半。等校长宣布优秀学生代表上台领奖时,我才依稀想起答应了味淋给他拍照,左思右想不对劲,便把这个任务甩给了坐在我身边的阿肆,让她拍了照发给味淋,未有什么不妥。

    最后一个仪式,是我们挨个上台领取一张毕业证书的打印纸,算是走个过场,我拉着阿肆的手,缓步上台。我们的眼前,站着一排校长、院长、书记和优秀辅导员,如流水席般,递给我们证书,握手,甚至是拥抱。我穿着学士服,双手握着证书,仰望着二楼看台,心中五味杂陈,从我走上台再走下台,不过区区十秒,可这一晃眼间,四年也就从指缝中滑过,不见踪迹了。

    仪式结束,学院学生散场,我与阿肆挥泪告别,依依不舍。等我走出大礼堂时,已是孤身一人,正在我驻足等待、四顾张望之时,程潇捧着一束粉紫色的满天星向我走来,我双手捂住嘴角,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在捧花中,满天星一向是配角的地位,它的话语不过是让人心疼的一句,勿忘我,仿佛注定了被填塞在角落里的命运。它不似玫瑰,有着热烈而张扬的一生,它不过是一小从星星点点的花骨朵,一朵微不足道,一捧又像一棵厨房里的花菜,算不上惊艳;而程潇他,却捧着一束勿忘我,朝我走来,这份礼物直直地撞进了我的心里。

    “毕业快乐,”他将花束递给我,拉住我的一只手,饱含深情地向我再一次表白道“你曾经说过,宇宙中有千千万万个平行宇宙,有千千万万个我和千千万万个你。概率上,总有一个我,从没有遇见过一个你;总有一个我,没有意识到爱上了一个你;总有一个我,唯唯诺诺错失了一个你。我一想到总有一个程潇,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这个城市打拼、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跑步、一个人喂猫、一个人看电影,我就难过的要留下眼泪。还好,现在我能够拉着你的手,敢于站出来和你在一起,我就是那千千万万个之中,最令自己羡慕的那个。一直一直,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他娓娓道来,用陈述的语气,而非疑问句。我捧着花,仓皇失措,直到程潇的身后,一左一右站了两个哼哈二将,我才尴尬地笑了起来。

    “怎么?”程潇见我眼神游移,回过头去,左边那个他见过,那是我爸;至于右边那个自然不用我多说,那是我妈。

    “我忘记和你说了,我爸妈听说上次八宝妈妈来参观学校,硬是让我申请了两张二楼看台席位,过来看我毕业典礼,你刚才说的话,哈哈哈哈……”

    我们四个人站在原地,像是一幅荒诞漫画,表情夸张,神色各异,各怀心事。

    身边风云变幻,人来人往,唯我们巍然不动。

    ……

    360天之后。

    我和何笑盼两人选择了五月十八号这个发财的日子,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当然,同行的不止我们两个,还有赵庆炀和程潇。我和笑盼算是实现了大四时的承诺,一起领了结婚证。

    在这一年之间,我们两对各自磕磕绊绊地走到了如今,实属不易。笑盼和庆炀因为婆家不肯出钱买房的缘故,分分合合几次。最后,逻辑鬼才孙心辰提出建议,建议让公婆家住在一起,腾一间房子给小两口住,如此正好。庆炀听着觉着滑天下之大稽,便不再拖拉,言辞恳切说服了婆婆,算是向家里借钱出了首付,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

    而我和程潇之间,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毕业之后,我将精力投入了原先对于粘土手办的热爱中,一起做起了视频功课,并出了一档捏食物手办的栏目“谁知梦中餐”,点击量一般,也算过得去罢了。但这件事给了我们灵感,我们决定不婚,成立个工作室,再直接去工商登记个有限责任公司,线上教程为主线下授课为辅作主营业务。而注册资本投个十万,算是我们‘合约婚姻’的实收资本,今后两人共同财产都算作是公司股权,万一有一日想要散伙破产清算,就按照股权比例分割。程潇的一通假设,深入我心,觉着与婚姻无异,而且公平公正,特别符合我们两个逻辑严谨的个性,便就这么定了。

    哪里知道时间到了五月,我与程潇两人在公园里散步,阳光灿烂,万里无云,他握住我的手,感叹道“天气真好啊,不如我们结婚吧。”

    “好的。”我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虽是个女子,但从来不会言而无信。

    我们一早排队,奈何日子太好、队伍太长,直到下午才走完所有流程,而那一对还在里面排队。我拿着属于自己的小本本,我向他伸出右手“你好,我是你的老婆。”

    他只愣了一秒,便把我拥入怀中,他的身上散发着好闻的古龙水气味,正是这年生日我送给他的礼物,清澈而甘冽的木质香味,他低头,吻在了我的额头上,低声说道“你好,我是你的老公,余生请多多关照。”

    “唔……”我陷在他的怀抱里,呼吸困难,“老婆听起来太肉麻了,还是换个称呼。”

    “那就老伴儿吧,老来为伴,如何?”他低头问我,我果断地点点头,再也不像大四时老是脸红心跳了,“既然是夫妻,那就必须要诚实相待。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那天,在草原营帐里,我们吃羊肉的那次,你和酱油说的那个关于刹车的笑话究竟是什么?”

    咳咳咳。我呛了一下,脸久违地红了起来,“等晚上睡觉我再告诉你。”

    他怀疑着看着我,恍然大悟,哈哈笑了“对了,今天又是第一天,我们重新出发咯。”

    我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你好,我是你的老伴儿,余生请多多关照。

    全文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笔趣阁是免费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站,笔趣阁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全本小说TXT,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最热门推荐的小说尽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版权所有 2019 ©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