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洞虚 第十六章 白云悠也是大能?

    白云悠离开了那个地方,这一波确实有了很大的收获,最大的收获不是那些天材地宝,不是那滴金色的血液,而是他想通了一些事情,这片大陆远远没有他想象中的这么简单,连一个武魂星级上面还有一个品级,武皇还有十二道纹什么的修炼等级,这些他都不清楚,也是把这个世界想得太随意。

    不过,以后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一个看似毫无修为的人,也有可能是一个超级大魔王,绝不能小看天下人啊,阴沟里面翻船的人不少,但那个人万万不能是他白云悠啊。

    洞虚尊者就比较纠结了,在这些事情上他没有出多少力,唯有发现阵法,和破解之法是他的,此刻的他是多么想要恢复修为,然后大杀四方。

    只要,只要恢复零段境的修为,就能有超强大的实力,他那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不复杂,级别就那么几个,但是想要突破,对不起,大境界的突破没有个几百年是想都不用想的,分别是零段境,造化境,洞天境,轮回境,然后就是他当初的境界,轮回劫,不要弄错了,轮回劫和轮回境完全是天与地的差距。

    这些境界和这片大陆的等级完全对不上,他估计自己突破零段境界就已经相当于武皇差不多的实力,当然这也只是大致的估计。

    回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并不是因为在这里待了这么久的缘故,而是因为洞虚尊者得到了白云悠的天材地宝的全力支持,他在突破,恢复了些许的实力,他卡在了一个关头,现在的境界是零段境界之下的一个小分境界,名为蜕凡,顾名思义就是褪去凡体,就如同夜秋痕可以整整十六年不吃不喝一样,如今的洞虚尊者也可以短时间里面不吃喝,完全靠着天地灵气来生存。

    他大致推断了一下,自己的修为根据能量的估算上差不多相当于武炼宗师和白云悠一样,不过他懂得的招式玄术手段方面就要比白云悠高上好几个档次了,可以说是咸鱼翻身了,以前是白云悠吊打老爷爷,现在的老爷爷总算回归以往的一点霸气了,不能总是被这小子痛扁啊。

    若不是他的突破是靠白云悠的全力支持,耗费了好几株天材地宝的话,他一旦完成突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狂扁白云悠了。不过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洞虚尊者可是记得牢牢的,那滴金色的血液还在白云悠手上呢,虚化是他近乎无敌的手段,可偏偏被白云悠克制,鬼知道白云悠和噬天灵在自己突破的时候做了什么,反正他醒来就发现天材地宝少了有一半。

    白云悠当然知道了,反正这些天材地宝我也不认识,噬天灵想吃的就随便他吃好了,一朵小红花,喜不喜欢,喜欢啊,吃!

    一颗小绿草,喜不喜欢?不喜欢啊,那换一个,一株油菜花,要不要,好。

    如果被洞虚看到那一幕,绝对是要吐血的,还油菜花,你……你是真的有才华,这么珍贵的药草就这么随便得让它吃了,留给我炼丹也好啊。

    不过白云悠肯定是不屑的,如果你的丹药真的对我有效果,我留下来没毛病,但现在对我又没有一丝作用,我留下来就真的是有病了。他不知道的是,修炼提升修为的丹药,因为和白云悠的体质不是一个体系,完全没有作用,但那些特殊的丹药可是有效果的,而且效果还非常不一般。

    白云悠刚欲进门,却发现身边有了一个人,咦,这不是自己的老爹吗?他真的去抓紫毛兔啦?看着他手中两只紫毛兔,白云悠也是一副蛋疼的表情。

    倒不是说觉得自己老爹太过认真,抓紫毛兔其实就是白清泉随口一说,他还当真了。而是他忽然想到了一点,自己的这个老爹居然在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上这么用心,老爹啊,你不是想要自己一个人逆天,然后救出母亲的么,你要不要这么悠闲,要不要这么随意,还出去抓兔子给我们玩。难道说我以前的那些猜测其实都是错的,母亲其实过得很舒服,没有被关小黑屋什么的,封印在一个备受折磨的地方。

    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去救母亲,早就绝望过后看淡了?

    白云悠觉得这个世界的剧情虽然还是在正轨上,但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总是让他无法解读一些未知的东西。可能是给出的条件太少了吧,白云悠这样安慰自己,自己可是《名侦探柯南》的忠实粉丝,哼,你们这些迷局,是无法让我迷失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把这个世界无法理解的东西解读成杀人现场,白云悠也是别具一格,他没有警察一样去询问,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事件的一些要素,怎么可能知道真相。连名侦探柯南里面,那些隐情都是犯人自己讲出来的,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而且他又不是柯南,他顶多就一个毛利小五郎。

    白天堂晃了晃手中的紫毛兔,“这紫毛兔可真的不好找啊,还好我运气好,一下子抓住了两只,怎么样,一只是清泉的,还有一只给你的。”

    白云悠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灰头土面得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感动忽然洋溢在心头,几乎就要哭出来,你该不会整整三天都在找紫毛兔吧,还有这两只紫毛兔,真的是在一起抓到的么,白云悠可是知道的,紫玉兔从不群居生存,向来都是独自一只的。

    他跑了,洞虚尊者拦都拦不住,差点让人看到自己的眼泪流下来。白云悠跑到自己的小屋子里就是大哭,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哭得特别认真,哭得特别伤心。洞虚尊者看到这副样子的白云悠也是没有嘲笑他,轻轻得拍了拍他肩膀。

    白云悠其实很少哭了,似乎很久没有了,小时候似乎就只有父亲打他的时候哭过,现在在异世界,这个世界的父亲没有打他,他却哭了,这不是因为痛和不甘心而哭,而是感动得哭了。要不要这么煽情的剧情啊,唉。

    原本自己的父亲也是,虽然小时候会打他,但其实都是为了他好,不过话说回来,我前世的记忆好像断片了,自己貌似只记得当初喜欢的人是叫柳依依,但是自己的名字,自己父母的名字,还有那些亲戚似乎都完全记不得了,为什么?

    白云悠恍然一惊,怎么会,只记得自己在地球上生活过,然后自己是怎么死的,如何穿越的,这些记忆真的一点点都记不起来了,多么诡异。

    他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名字,名为柳依依的,自己所喜欢的人,可是到底怎么搞的?难道是自己现在的年纪太小,记性不好,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白云悠他停止了哭泣,皱眉苦思,但始终想不起什么。

    没办法,情报、信息都太少,自己空想的话,所想出来的那个“真相”也许根本就是错误的,不能这么搞,也许自己唯有提升实力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自己为何会失忆?穿越的凭借是什么,为什么要到这个世界来?

    白云悠此刻真的特别想要变强,那些尘封的记忆,为何要来到这里,穿越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于是乎,召来了洞虚尊者一起讨论,把他自己的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其实这些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而且对方是洞虚尊者自己人,所以完全可以相告。

    洞虚尊者听到白云悠的讲述刚开始也是吓了一跳,卧槽,你也是外星人。

    不过很快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这个世界很大,许多世界错综复杂,那些时空、虚空都在不断变化着,出现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用大惊小怪,只不过他还真没想这么多。白云悠居然是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而且他那个世界还有一种叫做玄幻小说的东西,完美诠释了那种叫做“主角”的命运线。

    还有白云悠的身份也不同寻常,他是主角?

    洞虚尊者听到这种理论一开始就是想要笑话他的,但随着他越说越有道理,就情不自禁得相信了他说的话了。

    而且结合他自身的经历,有一种可怕的猜想浮现出来。

    “你该不会,和我一样,遇到了那种东西吧?”洞虚尊者很是纠结,当初他突破轮回劫的时候,意气风发,轮回境的实力就可以称之为超级大能,而轮回劫更是不一样的天地。可后来他却发现冥冥中始终有一股恐怖至极的意念一直盯着他,让他慌乱的气息。

    他那个世界如此,这个世界当初他看到的那一只眼,也是如此,不可猜测,完全不能琢磨的东西。即便他遮掩了自己的修为,但还是一直被它盯着,一直被这种气氛所笼罩的话,保不准道心溃散,修为全失,甚至魂飞魄散。

    如果照这么看来,白云悠也许很久以前,也是一位超级强者,也是看到了那种东西,所以和自己一样把记忆封印,只不过他封印得比较彻底,而且还穿越来到了这个世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笔趣阁是免费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站,笔趣阁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全本小说TXT,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最热门推荐的小说尽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版权所有 2019 ©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