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开学第一天

    今天是高一新生入学报到的日子,教师明皓早早地就来到学校。因高二高三的学生尚未开学,校内的卧龙湖边、假山凉亭或景观操场等地都看不到学生晨读的身影,校园里非常安静,只有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

    他走到校园东侧,这里是一片树林。因为学校是前几年在近郊异地重建,校园内比较空旷,所以在这里就规划设计了一片树木绿化带,几年下来,种植的树木已成规模,这都是前几届学生栽种的成果。师生们都把这里叫“青春林”。但在最东边还留有一块空地,这是给今年入学的新生预留的。在空地上,一捆捆适合秋天栽种的树苗已经备好,在朝阳下,静静地等待着它们的主人。

    ……

    明皓回到办公室,用毛笔在大红纸上写上本班学生的名单。当写到“董梓轩”这个名字时,他不禁停了一下。这是本班分数较低的一个学生,他叹了口气,——怎么能考得这么差呢?平时都没人管吗?

    书写完毕,他走到校门口,把大红名单贴在靠近校门的告示栏里。然后他又回到本班教室,用一块在水里蘸湿的抹布在黑板上快速地划来划去,接着又用红粉笔在笔画的边缘精心的勾勒,“欢迎新同学”五个空心儿的行书大字便赫然出现在黑板上。

    他走到教室后排,细细的端详着版面,嗯?——还缺点什么?对,字的两侧和下边还应该有一些点缀!他走到讲台上,找了一根深绿色的粉笔,在黑板的边缘画了几根柳枝,又用浅绿色的粉笔一撇一捺、一撇一捺地画上了娇嫩的绿叶。这样,几根似随风摇曳、又充满生机的垂柳,再配上那几个大字,黑板的版面就生动鲜活了。

    他又找到一块干净抹布,准备再擦一遍桌椅。

    这时,从敞开着的窗户突然闯进来一只小鸟,明皓立刻站住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惊扰了这只闯进教室的来客。大概是对教室的环境太过陌生吧?鸟儿不停地在屋子里撞来撞去。

    突然,明皓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德育副校长胡正理打来的。明皓心里一惊。胡校长专门负责学生的违纪违规等问题的处理,他给哪个老师打电话就说明那个班级出了问题。班主任中流行着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胡校来电话。”可我这儿还没开张呢!明皓疑惑地接起电话。

    电话里胡校长近似吼道“明老师,你现在马上到校门口来!”接着就挂断了。

    什么情况?——刚开学,我这儿还没有学生呢!明皓是一头雾水。

    啥也别想了!——去吧!

    ……

    今天的校门口格外热闹,可谓是车水马龙。许多学生、家长大包小裹的拿着行李在校门和公寓间穿梭。也有很多人围在告示栏前寻找着相应的名字。

    龙北一中是一所半寄宿制学校。随着近年来高考成绩的逐年攀升,周边市县的很多学生也都被吸引到了这里,生源好,成绩自然更好。人们都说,只要进入龙北一中,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大学校门。

    但也并非进入一中的学生就都是佼佼者,每年都有个别的学生是教育局和校领导也无法拒收的,这些学生分数是不高,但往往要求却不低。比如对班级的选择、对任课教师的选择、对座位的选择甚至对同桌同学的选择,各种要求往往令班主任不胜其烦。比如说今年明皓的班级就几个特殊学生。

    ……

    还差半点钟,就到了新生集合的时间了。

    这时,大门外开来了一辆敞篷的路虎越野车,车上的几个年少后生伴随着车载音响的节奏站在车里哼哼唧唧,不停地摇摆着身体

    岩烧店的烟味弥漫,

    隔壁是国术馆。

    店里面的妈妈桑,

    茶道有三。

    教拳脚武术的老板。

    练铁沙掌, 耍杨家枪。

    硬底子功夫最擅长,

    还会金钟罩铁步衫。

    他们儿子我习惯,

    从小就耳濡目染。

    什么刀枪跟棍棒,

    我都耍的有模有样。

    什么兵器最喜欢,

    双节棍柔中带刚。

    想要去河南嵩山 学少林跟武当

    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兮!

    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兮!

    ……

    突然,一个急刹车,车上的几个少年是人仰马翻。

    “梓轩!你怎么开车的?——我这下巴都要被磕掉了!”

    “就是!你又不是第一次开车上路,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被称作梓轩的少年从驾驶座位上下来,冲着拦在前面的门卫吼道“你他妈碰瓷呢?也不睁开狗眼看看小爷我是谁?”

    “我不管你是谁,外来车辆一律不准进入大门!”保安指着门口的一块牌子说。

    叫梓轩的少年看了一眼写着“外来车辆禁止入内”的牌子,从裤袋里掏出一份“录取通知书”“你看好了!小爷我今天开始,就是一中的学生!你赶紧把道给我让开!”说完,就坐回车上,重新发动汽车。

    门卫小岳依旧站在原地“一中学生,自行车可以入校园,汽车不行!”

    “你跟我较劲是不?——有种你就站着别动!”

    “梓轩!——别伤着……”同伴的劝阻还没说完,梓轩已开动了汽车。

    岳师傅倒在了地上……

    ……

    明皓走过来,胡校长气急败坏地说“你看看,这就是你们班的学生!入学第一天,开着路虎硬闯校门,把保安都给撞倒了!”

    “你胡说!谁撞他了?是他自己没站稳摔倒的!”

    明皓看到说话的男孩儿大约十六七岁,高高瘦瘦。明皓自己是一米八六的身高,而这个孩子没比自己矮多少。一头卷发焗成了咖啡色,戴着一副墨镜,黑色的圆领体恤衫,脖子上佩戴一块冰种的玉石观音,一条破了无数个洞洞的牛仔裤穿在两条长腿上,裤脚边儿向上挽起,两手插在裤袋里。哼!——好一个纨绔少年!

    “你是董梓轩吧?”昨天,明皓就对董梓轩的初中升高中登记表反复看了好几遍。

    “是啊!你是谁?”

    董梓轩斜眼打量着眼前这个又高又壮、三十多岁的帅气老师有些自来卷儿的头发剪成了平头,一双大大的眼睛,目光深邃甚至有些犀利。和胡校长、张主任穿着同样的藏蓝色的西裤,白色的半袖衬衫利落的束在裤子里。——怎么看着有些面熟?自己分明没见过这个人哪?少年有些疑惑。

    “我是你的班主任明皓。当然,看现在这个情形,你能不能成为一中的学生还不一定。”

    董梓轩立刻摘下墨镜,插在裤袋里的手也放了下来。

    明皓回头对胡校长说,“胡校长,您看咱们是不是到门卫室里处理这件事?”

    “对,对,进屋谈。大家都散了吧!”胡正理看到越围越多的人,也怕影响太大,急忙大声喊着。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进到室内,明皓对董梓轩说。

    “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是他非拦着不让我们的车进大门,我并没故意要撞他,我车开得很慢,就想把他逼到一边去。可是,谁想到他是个一根筋哪?站在前边不动。他,他,——是他自己没站稳就摔倒了。——再说了,也没摔咋样啊?大不了我赔偿他呗!”

    保安仍然气愤难平“你没看到门口的牌子?外来车辆不得入内!我那么拦着你,你还往前开!”

    “那是说外来车辆,我是本校学生,我凭什么不能进去?”

    “还真是头一回看到中学生开车上学的!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啊!我问你,你有驾照吗?”听明皓这么一问,董梓轩没有言语。

    “那么——这车是你的吗?”明皓又问。

    “不是。是他们家的。”董梓轩指着身后的一个男孩说。

    明皓看看周围的三个流里流气的男孩,年纪应该和梓轩相仿,“你们谁有驾照?”几个男孩儿面面相觑,谁也没言语。

    胡校长更是按捺不住了“无证驾驶,还擅闯校园!简直无法无天!报警!”

    保安“我已经报过了。”

    这时张主任凑到胡校长身边,耳语了几句。

    胡校长脸色有点凝重。他沉思片刻,转过头问另外三个男孩儿,“你们都是哪个学校的?”

    “是职高的。”

    “知道你们今天的行为是什么性质吗?这是搅闹校园、寻衅滋事。因为你们毕竟不是本校的学生,如果真要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对你们的影响会很大,甚至会影响到你们的前途,懂吗?”胡校长义正辞严。

    董梓轩急了“这个事儿不怪他们。他们只是陪我来的。车是我开的,人是我撞的,要追究就追究我一个人好了!”

    胡校长生气地教训董梓轩“到这个时候,你还瞎仗义!”又对明皓说,“明老师,你先带他回班级听候处理。”又对另外的三个男孩儿说,“你们也先走吧,必要的时候我会和你们学校联系的。”

    保安连忙说“可是——我都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

    胡校长招呼张主任“张主任,你带保安岳师傅去医院检查一下。就这样,——散了吧!”

    “走吧!”见明皓站在没动,胡校长把他拉出门卫室。

    “入学第一天,弄出这么大动静,就这么简单地处理了?”明皓有些不解。

    “有些事,要考虑政治影响!——唉!以后你就知道了。反正是你的学生,你就慢慢教育吧!”

    “校长,要是没有你的支持,这个孩子——怕是不好教育吧?”明皓显然很不满意胡校长的这个处理结果。

    “你当班主任,我放心。不过,你也放心,我一定会坚决支持你的!”胡校长说,“今天这个事,弄不好,影响就大了!”

    ……

    两个人边走边说,董梓轩远远地跟在后面。

    忽然,门卫岳师傅大声呼喊“胡校长,警察来了!你们快回来!”

    “添乱!”胡校长有些恼怒地跺跺脚,又走回门卫室。

    明皓带着董梓轩也跟着回来。再进门卫室,室内除了多了两名警察,张主任、保安小岳,还有被警察截住的那三个男孩儿。

    “不是让你带小岳去医院吗?怎么还没走?”胡校长没好气地对张主任说。

    “我们刚出校门,警察同志就到了。这不,就回来了。”张主任一脸无奈。

    ……

    “你是董梓轩?”其中一名警察看着董梓轩,一脸冷峻,“车是你开的?你有驾驶证吗?学校门口立的警示牌你看到没有?前面站人拦阻你为什么还往前开?”一连串的问题显然把董梓轩给问懵了,站在那里只是低头摆弄着手指。

    明皓看在眼里,心想“行,还知道害怕!”

    胡校长赶紧出来打圆场“警察同志,这件事情涉及到我们的学生,我们自己处理,就不麻烦各位了。”

    “你们的学生按校规处理是你们内部的事情。但是,仅凭他无证驾驶这一条,就已经触犯了法律,就不是你们关起门来能解决得了的。”

    警察义正辞严,胡校长无言以对,他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保安,又看了看张主任。张主任耸耸肩,摊了一下手,表示无可奈何。

    这时,门卫室急匆匆地进来一位四十上下的男子,胖胖的,五短身材,一个软牛皮的手包夹在腋下。

    “王叔!”董梓轩像见到了救星一样,低着的头抬起来了,腰杆也立马挺直了。

    这位“王叔”进门就掏出香烟敬了一圈,大致了解了情况之后,就走出门卫室,过了一会儿,拿着手机进来递给两位警察,“你们所长的电话,看您二位哪位方便接一下?”

    审问董梓轩的警察接过手机,听了一下,也走出门卫室,在外面似乎激动地说着什么。过一会儿,他走进屋里,对另一名警察说“走,回去!——啥事儿啊这是?”

    在有的人眼里,事情似乎是得到了圆满解决。但明皓心里却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看着董梓轩和他的兄弟们击掌相庆,他真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想打董梓轩,更想打那个“王叔”。

    这时,张主任拉过明皓“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指着胖子,“市领导董立行,知道吧?这是他的司机——王哥。”

    胖子赶紧伸出手“这就是明老师吧?久闻大名啊!梓轩这孩子小,不懂事儿,他爸妈工作又太忙,以后交给明老师就放心了!对这孩子你就当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听话就揍,没事的。”

    张主任送胖子出去。明皓拉起保安小岳的胳膊,看着破皮的臂肘“怎么样?要不去医院包扎一下?”……

    “没事,擦破点皮。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有这么一个活祖宗,以后够你受的!”

    ……

    董梓轩在门口等着明皓准备一起回班级。

    明皓看梓轩一脸得意,问道“你王叔是专门来给你保驾的?”

    “是啊!——我王叔可厉害了,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刚才,还以为没事了呢!差点给他打电话叫他别来了!——幸亏没打!不然,我真被拘了,是不得成为龙北市的大新闻?”

    “你以为今天这件事就不是新闻了?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要是犯在我手里,别说是你王叔,就是你父皇来了,也不好使!——不信你就试试!”

    董梓轩斜着眼睛看看明皓,没有作声。

    “你这个样子不能进班级。学校对面就有理发店,先去那里把你这个脑袋收拾利索了!”明皓声音不大,但却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梓轩极不情愿地“怪不得人家都说一中就是监狱!还真要剃头啊?——啥标准啊?”

    “卡尺。颜色染回黑色!”

    “卡……卡尺?那不成犯人了?”

    “军人还剃卡尺呢!你看他们哪个像犯人了?”

    “要不,就长一点点,像你这样的,平头,平头行不行?”董梓轩近乎哀求地看着明皓。

    “不行!”

    看着眼前这个狂放不羁的孩子,明皓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暗想“唉!天下这么大,我怎么就能遇上你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笔趣阁是免费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站,笔趣阁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全本小说TXT,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最热门推荐的小说尽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版权所有 2019 ©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