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他比时光更深情》

    开新文啦,大家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一波哦~

    简介——

    良春溪是谁?

    ——一个三四线都够不上的小明星。

    付时游是谁?

    ——付家新上任的掌权人。

    在付时游看来,他们俩的婚姻,就是春溪刻意设计来的结果。

    所以婚后他身边情人来来往往,她无权过问。

    他对她冷言冷语,她不敢辩驳。

    一个女人,想方设法的接近他,受尽委屈也不愿离开他,是为了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爱——付时游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不知珍惜,尽情造作,以为她会痴情到底。

    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厌倦要离开的时候,他发现了她掩藏的秘密。

    付时游“???”

    付时游“良春溪!你竟然把我当替身?!老子要搞死你!!!”

    正文——

    第一章他嫌恶她

    在结婚半年后,春溪第二次踏进了属于她和付时游的家。

    来开门的是佣人吴婶,看见春溪,她错愕了好一瞬“……太、太太?!”

    春溪应了声“嗯。”

    吴婶有些尴尬和手足无措,因为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她来。

    春溪也没怪她,毕竟她这个太太只在这里住过没两天。

    吴婶急忙将她迎进去,一边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一边说道“先生还没回来,不过应该也快了,见到您回来,他一定会很高兴。”

    春溪没说话,她脚步倏地顿住了。

    “太太……?”吴婶疑惑地跟着停下,然后脸色瞬间僵住了。

    ——顺着春溪的视线看过去,客厅角落的鞋架上,放着一双十分显眼的红色女士高跟鞋,并且明显是穿过的。

    那并不是春溪的。

    吴婶反应过来,目光有些躲闪地解释道“那是先生身边的文特助的鞋子,她有次因为工作原因跟着先生过来,不小心崴了脚,所以在这里换了鞋子,之后鞋子就忘记带走了。”

    春溪哂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如果真的没有什么,吴婶这反应未免太大了些。

    她心里并不觉得意外。

    她知道付时游其实不愿意娶她,尽管他们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被许多人看见。

    若她真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明星,他或许轻而易举就能将她打发了。

    可她偏偏还有个身份,是魏家的女儿,尽管没有在魏家长大,这些年来魏家家主也从没跟外人提起过她,但她的母亲良蕴是现在的魏家主母,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不说魏家和付家这么多年的感情,就是两家利益上的无数纠葛,就让付时游不能随意地打发她。

    所以他们结婚了。

    有些人羡慕她,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明星,一跃成为豪门太太,丈夫还是豪门掌权人。

    可没有人知道,付时游有多么嫌恶她。

    嫌恶到连婚礼都不愿意公开,对外甚至不愿意提起自己已经有了个妻子。

    “给我吧。”春溪拿回吴婶手里并不重的行李箱,自己上了楼。

    在走廊上微微停顿了一下,最终她越过其他卧室,走向了主卧。

    主卧很大,里面充满了付时游的气息。

    当初她走的时候,在这里留了些东西,但是现在一样都看不见了。

    不知道是被吴婶给收起来了,还是被付时游给扔了。

    春溪将行李箱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各自找了地方摆放。

    才刚收拾好,就听见楼下有动静。

    没过一会儿,有人推开了房门。

    春溪回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身高腿长的身影。

    他五官生得硬朗帅气,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面色微微泛红。

    他银灰色西装外套的扣子没扣,领带扯得松了些,流露出些许落拓不羁的潇洒感。

    这男人即使只是随意地站着,也显得气势慑人。

    看见春溪,他微微一怔,而后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春溪神色自如,她回过头来,蹲在地上背对着他,将空了的行李箱的拉链拉好。

    她说“我是你的妻子,我不该在这里吗?”

    付时游闻言,嗤笑一声,烦躁地将领带又扯得松了些,他眼中尽是冷锐冰凉,“这场婚姻怎么回事,你心知肚明,即便法律承认,我也不会承认,我以为我当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春溪站起身来,她仿佛丝毫不受他这些话的影响。

    可是转身,看见那张脸上流露出对自己的嫌恶,她的心仿佛被针刺了一下。

    她收回视线,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付时游冷冷地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已经过了半年,我找不到当初你刻意设计的证据?”

    春溪恍若未闻,拉着行李箱想要将空箱子放到柜子里去。

    可是手刚碰到柜门,付时游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听起来冷极了,几乎能把人冻伤“拿着你的东西,出去!立刻!”

    春溪动作顿住。

    “你若是自己不愿意动手,我不介意让别人帮帮你,不过那时候,良春溪小姐,你恐怕就没有什么脸面了。”

    对春溪,付时游并没有什么耐心,这时候没有直接说“滚”,已经很给面子了。

    第二章他有个很爱很爱的人

    春溪却笑了一下,继续拉开柜门,将箱子放了进去,然后转身,面对脸色更差的付时游,说“我们是合法的夫妻,这个房间、这张床,都有我的一半,你凭什么让我走?就算当初那件事是我设计的,又怎么样呢?付先生,你睡了我,就要负责。”

    付时游脸色阴沉沉地盯着她,须臾之后,发出一声冷笑,而后摔门而去。

    巨大的声响几乎要把耳朵震聋了。

    春溪站在原地,听着模糊的脚步声远去,久久没有动弹。

    下面吴婶着急又小心地喊了一声“先生?你……”

    之后的话春溪听不清,她听着隐约的动静,他似乎是刚回来又走了。

    她不走,所以他走。

    春溪转身,拿了套衣服,走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兜头淋下的瞬间,她恍惚地想起,刚刚付时游看她的眼神,除了不喜和冷漠,好像还有些恨。

    ——他的确是该恨她的。

    因为据说,他有个很爱很爱的人,妻子的位置一直为对方而留,若不是她出现,他或许会一直不结婚。

    洗完了澡出来,恰好吴婶来敲门,小心翼翼地问“太太,晚饭想吃什么?”

    春溪说“不必了,我不饿。”

    刚打发了吴婶,她手机就来了电话。

    春溪看了一眼,接了起来,“妈。”

    对面是个温柔沉静的女声“回来了?明天回来一趟吧,叫上时游一起。”

    春溪说“他恐怕不愿意。”

    良蕴道“跟他说,这是你爸的意思,他总不至于连他魏叔叔的面子都不给。”

    春溪笑了一下,说“好,我知道了。”

    魏延哪会操心她的事,她知道,这多半是良蕴吹枕头风的结果,大概是猜到了付时游会对她不好,所以想通过魏延的身份震慑一下对方,让他不至于太过分。

    春溪说“谢谢妈。”

    刚挂了良蕴的电话,经纪人路遥就打了过来,说是明天有个饭局,要她去参加。

    “……听说有位大人物,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机会,就算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去混个脸熟总没有坏处。”路遥说道,“而且夏遂导演也会去,你不是对他新剧一个角色挺感兴趣吗?按你的咖位拿不到试镜邀请,但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去认识一下夏导,说不定他就看上你了呢?”

    春溪其实不太想去,她明天得回魏家,但是她听出了路遥掩藏的疲惫,知道对方为了帮她争取参加这个饭局的机会,肯定费了不少功夫。

    她在娱乐圈混了也快一年了,至今没什么名气,她自己挺佛系,全然不在乎,但是路遥却不愿意放弃她,一直在努力。

    在心里叹了口气,春溪问“什么时候?”

    得了个确切时间,她挂了电话之后,又给良蕴打过去,说可能会回去晚一些。

    处理完这些,她躺到那张陌生的床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整个人仿佛都被那个男人的气息所包围,她以为她会长久的失眠,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很快就睡了过去,并且半夜没有惊醒、没有噩梦。

    睡了几年来,难得的一个好觉。

    付时游一晚上没有回来。

    春溪下楼,吴婶摆好了早餐。

    春溪往餐厅走的时候,往客厅角落那里看了一眼,鞋架还在,但是那双高跟鞋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没说什么,吃过早餐,又回了房间,估摸着和路遥约的时间差不多了,就出了门。

    想到要回魏家的事,她给付时游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三次,都没有人接。

    不知道是手机不在身边没看见,还是纯粹的不愿意接。

    春溪没有再打,她发了条信息过去,然后打了个车,去公司和路遥汇合。

    路遥一头短发,走路风风火火,春溪到的时候,她正气急败坏地训斥手下一个艺人。

    春溪听了两句,似乎是对方和人约会被拍到了。

    看到她来,路遥抬手看了眼时间,语速飞快地嘱咐了那艺人几句,然后踩着细高跟风一样刮到春溪身边,“走吧,我们该出发了。”

    上了车她眉头都还没松开,跟春溪抱怨道“一个两个的,真是不让我省心。”

    除了春溪之外,路遥手下有三个艺人,其中有两个混得很不错。

    但是几个人中,她最看好的是春溪,觉得她潜力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对她颇为上心。

    接着又抱怨了几句,她忽然说到春溪身上来“比起他们,你才是最需要小心的!人家只是谈恋爱,你倒好,直接结婚了!”

    她颇为头疼地问“你那结婚对象到底是什么身份?”

    她知道春溪结婚了,但是春溪搞得神神秘秘的,什么都没有和她说,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春溪和谁结的婚,只猜出来春溪和对方大概没什么感情。

    春溪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道“放心吧,不会轻易曝出来。”

    付时游那么排斥这段关系,恐怕只是被人发现一点苗头,就被他给掐灭了。

    虽然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但是春溪这么保证,路遥稍稍放心了些。

    她开始跟春溪说起饭局“我只打听到会有一位大人物,但是具体什么身份不清楚,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如果有机会,你别端着架子,热情……算了,也不指望你这性子能热情起来,就主动一些吧,凑上去和人说两句话,就冲你这张脸,就足够给人留下印象了。”

    春溪还没回应,她又噼里啪啦接着道“当然,如果没有合适的机会,那也不强求,我们主要目标还是夏导,你多和他接触一下。”

    车子很快就到了地方,路遥熟门熟路地带着春溪来到了某个豪华包间。

    包间门推开,春溪倏地停下了脚步。

    她第一眼,就看见了里面处在众人中心,正漫不经心把玩着打火机的付时游,和对方四目相对。

    里面挺热闹,有不少让春溪眼熟的艺人,还有导演,有制片人,以及两个娱乐公司的老总。

    付时游身处其中,却又好像置身事外,对什么都不上心。

    可即使这样,他还是众人的中心,不少小明星都想往他身边凑。

    路遥说的大人物是谁,不言而喻。

    第三章好好伺候林总

    路遥热闹地和人打了一圈招呼,回头想跟人介绍春溪,却发现她站在门口没动。

    她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过来将春溪拉进去,小声说“怎么了你?这饭局可不是谁都能来的,我费了不少功夫,你别搞砸了!”

    门口的光线有些暗,春溪站在那里,面容就有些模糊,等她一走进来,就收获了不少惊艳的目光。

    娱乐圈不缺美人,但是春溪的模样,还是让人有些挪不开目光。

    她气质也好,即使笑容浅淡,略显敷衍,也不会让人生出恶感,觉得她是不识抬举。

    “来来来,坐这里!”坐在付时游身边的一个老总忽然站起来,让出了自己的位置,让春溪坐过去。

    又跟春溪说“这位是付总,付总可能有些无聊了,正需要人说说话,你们年轻人应该更有共同话题。”

    什么意图不言而喻,要找人跟付时游说话,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年轻人。

    无非就是看上春溪相貌出众,想用她来讨好付时游。

    一般来说,也不会被拒绝,毕竟这是多好的机会?

    春溪已经感觉到一些隐晦的或嫉妒或审视的目光了,估计都觉得她走了狗屎运。

    路遥有些迟疑,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但是按照春溪的性子……

    她为难地正要找借口帮忙拒绝,就听付时游开口了“过来。”

    他看着春溪,就像看一个不认识的小明星。

    立时所有目光都落到了春溪身上,那审视和酸气更浓了,这什么运气?竟然真被付总看上了?

    刚刚那老总还怕自己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见付时游感兴趣,立即就笑了,推了春溪一把“付总叫你呢,快过去。”

    春溪坐了过去。

    然而之后付时游没再看她一眼,仿佛她不存在一样。

    其他人暗地里相互对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付时游忽然说“倒酒,你不会吗?”

    那语气可实在不算好,他丝毫不掩饰对她的不喜。

    其他人都有些诧异,不明白付总怎么这样针对一个小明星,这是哪里惹了他不开心?

    春溪早在开门看见他的时候就做好了被刁难的准备,所以也不意外,她神色自如地拿起了酒瓶。

    然而刚刚转向付时游的杯子,就听他说“给林总倒,我这边不需要你。”

    林总就是刚刚让位置那位老总,此时正坐在春溪的另一边。

    听见付时游这句话,他微微一愣,而后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哈哈笑道“多谢付总想着我了。”

    春溪的手顿在半空,忽然有些难受。

    她感到那些嫉妒的视线,已经变成了幸灾乐祸和看笑话。

    她轻轻抿了抿唇,给林总倒了酒。

    一转头,就看见付时游身边的女明星正笑容满面地和他说话,整个人都快依偎到他怀里去了,他也没有推开,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看过来,似笑非笑道“好好伺候林总。”

    这话一出,那些目光里顿时多了许多同情和怜,嫉妒是完全没有了。

    现在谁都看出来了,付时游哪是看上她了?分明就是看她不顺眼!

    春溪握着酒瓶的手紧了一紧。

    他是故意的。

    她是他的妻子,他却让她去“伺候”其他男人。

    大概她越痛苦,他就越开心?

    春溪清楚,这样的事以后或许还有很多。

    他心里对她那么多的怨和恨,哪会那么容易就消磨干净?

    对上路遥担忧的目光,春溪对她安抚地笑了笑,然后转向旁边的林总,没再往付时游那边看上一眼。

    林总的酒没了,她亲手倒上,林总需要纸巾,她亲手递上,林总和她聊天,她认真地听着,脸上挂着浅淡却极美的微笑。

    旁边付时游的气息冷了许多,除了和他离得最近的那个女明星,其他人谁也没看出来。

    林总一开始还小心翼翼,后来见付时游好像真的不在乎,他就放肆了许多,开始让春溪陪他喝酒。

    这位林总虽然要看付时游的脸色,但也不是春溪能惹得起的人物,若是在这里得罪了人,恐怕会带来许多麻烦。

    所以她没有拒绝,不能推辞的她就喝了。

    心里想着,还好她酒量不是特别差。

    然而林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时刻注意着付时游的脸色,见她喝酒喝得狼狈的时候,付时游似乎心情好了一些,就自觉找到了讨好对方的正确方式,一个劲地让春溪喝,她喝得越狼狈他越起劲。

    喝到后面,春溪有些撑不住了,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抱歉,我……”

    “你这才喝多少,再来再来……”那位林总还不放过她。

    春溪感觉脑袋都有些混沌起来,扭头看见那张熟悉的脸,一股委屈和难受忽然涌上心头,她不自觉地伸出手,想要去拽他的衣袖。

    然而付时游的目光是那样的凉薄,他避开她的触碰,对她的狼狈无动于衷。

    倒是他身边那女明星娇声说“有点难受,付总,我好像有点醉了……”

    春溪就听见他说“那就别喝了。”

    声音里带着点懒散的笑,比对她的时候,不知道要温柔多少。

    春溪低着头,有了刹那的清醒,转过来对林总说“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林总想拦她,但见她站起来走路都有些不稳了,就没有太过分。

    春溪跌跌撞撞地离开包间,路遥急忙跟了出去。

    付时游抬眸看了一眼,又漫不经心收回视线,眼底波澜不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笔趣阁是免费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站,笔趣阁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全本小说TXT,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最热门推荐的小说尽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版权所有 2019 ©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