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说:修渡 作者:俟于城
    云昙此时已经顾不得刚才的些许不快,心里暗暗打鼓,面上却要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她偷偷深吸了一口气,待压住内心的忐忑方才问道“你说的朋友呢?”

    初心看着地上的巨坑,眼神放空,神思不知飘去了哪里,也许是穿过时空看到了昔日昙花盛放的一刻。听到云昙说话他才回过神来答说“这里原来有一株昙花树,枝叶繁密,暮春时分子夜花开,芳香四溢。传说昙花本是花神,四季开花,可是因为爱上了浇灌她的男子,被玉帝处罚变成一年只开一瞬的昙花,男子也被消去记忆送到灵鹫山出家,赐名韦陀,从此忘记花神。每年暮春韦陀会下山采集朝露为佛祖煎茶,于是昙花便在暮春开放,让所有的等待化作花开一瞬的惊艳,只为爱人韦陀能回头看她一眼,只是千百年过去了,韦陀却再也没有记起她来,于是昙花便年复一年开放下去。”

    “爱上了浇灌她的男子?”云昙作为一株纯种昙花,居然没有听过这样一则故事,难不成昙花这个品种往往容易爱上浇灌自己的男子?看来浇水这个动作颇容易让人神魂颠倒。

    “故事里是这样说的。我自来这里起,就觉得这株昙花很特别,很亲切,好像已经与它相伴了生生世世一般,它便是我唯一的朋友。”

    “如今它去哪儿了?”云昙明知故问,但她就想看看对于她的“消失”傻和尚到底是什么想法。

    “我也不知,但师父说过,这株昙花乃是韦陀仙山上极为珍贵的古树灵昙,可净化一切罪恶,甚至重塑灵魂,充满灵性,将来必有造化。可能这就是她的造化吧,其实缘起缘灭皆是虚妄,又何必执着。”初心徐徐道来,好似一切看开。

    “你今日的话倒不算少,比起往日里惜字如金的模样,这样就好看多了。”云昙中肯地点评让红晕悄悄爬满了初心的耳朵。他心里尤记得刚才得罪了云昙,因此表现地格外活跃,怎知云昙早已忘了这一茬。

    “对了,按你说的这株昙花是株灵物,那她旁边怎么有座坟啊?还是座没人打理的荒坟。”

    “这座坟的主人是谁我不知道,但师父说他是个值得敬佩的男人。”

    彼时云昙见枯木和尚总对着自己和荒坟若有所思,既然老和尚能知道她是古树灵昙,料想也知道这座坟的来历,没曾想他竟然连关门弟子都不肯告诉,看来那个鬼将军还真有些来头。

    这座坟的主人云昙当然知道,他是个死了几百年的鬼,看他一身行头生前应当是某个国家的将军,因此云昙给他起了个“鬼将军”的诨号。云昙记得第一次见他那会,他的眼神里弥漫着铺天盖地的哀伤,仿佛有什么事令他痛彻心扉,她永远记得他那时的眼神。她想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年纪轻轻就死了,还被埋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连个扫墓的人都没有,心里肯定是又遗憾又怨恨,所以才会缠绵人世不肯去投胎吧。不过他也真是的,死都死了还那么执着于权势,非要穿着那一身金丝甲过了几百年,也不嫌重得慌。云昙不知道他到底死了有多久,只是在她修出灵识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只“老鬼”了。他不怎么说话,云昙有时候甚至感觉他像有意躲着自己,她问过好几次他的名字他都不肯说,为此云昙很是不忿,渐渐便不怎么同他说话了。

    其实同这鬼将军作邻居也不全然是坏事,至少在修行上鬼将军帮了云昙不少忙。云昙虽是古树灵昙所化,照理说该是先天优越灵力充沛,但是她偏偏是个例外,资质平庸灵力低下,修行进展十分缓慢。鬼将军毕竟做了那么些年的鬼,见多识广,常常在修行上给她指点,而且这些指点对云昙都十分有用,若非鬼将军,恐怕即使有小和尚在,她也是无法这么快化形的。

    可不知怎么回事,小和尚和老和尚来了没多久,鬼将军就失踪了。云昙猜想可能是因为枯木和尚法力太高强,鬼将军毕竟和她不一样,她是神树所化的妖精,天生不带妖气,可鬼将军毕竟是个冤死鬼,留连人世不肯归于阴司,是有违天道的存在,他应该是怕枯木和尚与他过不去于是逃之夭夭溜之大吉了。

    她犹记得“鬼将军”消失之前曾正经同她提过,如若她想要变得强大修成正果,就务必跟在小和尚身边,时间一到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待她要追问,“鬼将军”却又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不再搭理她。她原想着来日方长,日后觑准了机会再慢慢打听着,谁曾想他一声不吭就走了,云昙心里很是气闷,总觉得这段邻里关系终结地不大圆满。

    本想从初心这里打探他的底细,看看有没有可能推测出他的去向,好将疑问都解答了,谁知也是无功而返。既然如此,就只当她云昙从来没认识过这么个鬼吧!如若他说的是真的,那她“妖生”的转折就会出现在今世,出现在小和尚身边;如若是假的,她就权当报答小和尚“一水之恩”。

    “值得敬佩的男人?我看在你师父眼里,但凡跟他一样严肃冷淡的人都值得敬佩。”云昙小声嘀咕道。

    “什么?”初心没有听清。

    “没什么,既然你那位‘朋友’已经不在了,那我们就回去吧,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云昙说完抬脚就要往外走,却听到身后初心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云昙停住脚步,十分认真地对初心说道“初心,它走了没有关系,我来了啊,我能跑能跳能说话,难道还比不上一棵树?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今生都不会抛弃你。”

    初心看着云昙的眼睛,清澈又坚定,严肃又认真,一点也不像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他心里有些好笑,年级小小的姑娘,萍水相逢而已,竟就对他许下“今生”?他并未当真,缘起缘灭自有定数,来来去去他不强求,只是知道此为云昙一番好心,便笑着对她说“我记下了。”

    云昙朝着初心露出灿烂的笑容,重重地点了点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笔趣阁是免费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站,笔趣阁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全本小说TXT,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最热门推荐的小说尽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版权所有 2019 ©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