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零章 轰动的《银钗记》

    年关的日子过的特别的快,庄园里已经到处洋溢着过年的气氛。今年以来由于急剧增加的人口,山上的人气涨了许多。后山的山谷基本已经住满了,基建处又在山上的各处开辟了不少的居住点。

    腊月二十七日,古家的杀猪宴后,除了一些特殊的岗位,庄园里的各处都已经放假了,因此这几天后山的街市人满为患。如今的街市与两年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特别是李家道口集市开张之后,市面上从来不缺天南地北的各种商品,更兼有梁山食府为首的各类美食馆,因此市面上一派欣欣向荣。

    自从庄园里各类人才不断充实之后,古浩天也渐渐变的  “偷懒”了,很多事情他也当起了甩手掌柜。比如年底里两件要事,先进评比与护卫队扩编,他便交给了刚刚回山的萧嘉穗,要他与民政处、参谋处、军法处一同协商解决。

    这几天里,古浩天最固定的生活是这样子的,白天去拜访庄园里的长辈,或者走访慰问有关人员,晚上则宅在家里陪着四个小娘子,过着温馨浪漫的时光,也就在这几天他与这四个女子一起完善了一部超前的舞台剧。

    话说李师师等三人自那日听了古浩天关于新式舞台剧的构想后,李师师便根据古浩天述说的《白毛女》、以及汝州降兵二壮子的身世、还有二虎的事迹,亲自执笔写了两个剧本。

    一本是《银钗记》,述说的是一个汝州青年二壮与青梅竹马的女子兰儿相恋,但由于兰儿家借了当地豪强贾不仁的高利,兰儿被生生夺去抵债,二壮为夺回恋人,偷偷把母亲留下的遗物——一把银钗作为定情物给了,自己只身外逃来到了梁山上,后来参加了护卫队当上了连长后回乡寻亲,却发现兰儿已经失踪了,他打探得知她是不甘贾不仁的污辱自尽了,一怒之下潜入南家杀了仇人,可就在给兰儿上坟时,却巧遇了一个躲在深山里的野人,原来正是他的恋人兰儿,最后两人得于团圆。

    另一本是《舍身记》,说的是江北流民虎子家乡被北虏侵袭,被迫带着全家流浪南方,一路艰辛之后终于到达了梁山庄园,为了保卫来之不易幸福生活,他毅然加入了护卫队,可就在一次北上买马的路途中,遭遇了海匪的抢劫,他为了保护庄园的财产,挺身而出带领兄弟们与海匪搏斗,最后财产保住了,但他自己却在火海中与海匪同归于尽。

    近几个月来,李师师到了李家道口的张妈那儿借了几个人,悄悄的排练起来。话说李师师本就是一个才女,而且在京城之时对排演舞台剧已经有了经验,身边又有几个机灵聪慧的女子帮衬着,数月下来倒也已经像模像样了。只是由于古浩天确实太忙,她一直不敢打扰他,所以才没有定型。这几日倒是正好,便日日把他逮住一起雕琢这两部舞台剧。

    又经过几天的完善,古浩天已经对这个剧子非常满意了。于是一天下午,他特意请了周侗、闻焕章、张叔夜、徐处仁、赵鼎、张九成等人去观摩。没想到这几人一看却是惊讶万分,张叔夜当时便说,此剧一出军中男儿谁人不为庄园卖命,真是奇思妙想。周侗却说讲武堂这一期的学员,正好是新旧上山的人员都有,不如去演出一场看看效果。古浩天心中正有此想,两人却是不谋而合。当下便定腊月二十八下午,在讲武堂演出《银钗记》。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小官人与师师娘子共同排演的大戏要在讲武堂上演的消息,很快便在护卫队

    的军官里传遍了。人们虽然不知道这个剧子演的是什么,但小官人才子的名头和师师娘子曾经京城行首的背景,都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何况又有消息灵通的人士作证,说讲武堂和梁山书院的几位山长都已看了,个个赞不绝口,这才到这边来上演的。于是不少人开始到处钻营,想方设法去弄入场券了。首先起哄的是刚刚毕业的首期学员,他们堵在周侗的公房里不肯罢休。后来张叔夜又过来协商,说学院那边的学生也要接受教育。最后两人议定,与古浩天商量一下晚上再加演一场。

    终于到了二十八日这一天,李师师见自己辛苦数月的作品,终于要登台亮相了,既是兴奋又是紧张。但古浩天心里有数,反而淡定的很。

    待到下午未时一刻,讲武堂的大堂里已经坐的满满当当的,首批观众除了二期学员外,还有在庄园里的各位团营长。数百人都在静静的坐在那儿,焦急的等待着台上大幕拉开的一刻。

    便在人们抓心挠肝之时,却听的台上鼓板声响,随即大幕徐徐拉开,只见那台上搭着一间破败的茅屋,里头摆着一些陈旧的家什,只有那两张贴在旧门框上的春联,暗示着今天是过年的日子。而仅这台上的这些道具,立即把许多观众的目光给吸引住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家里以前最常用的工具。

    随后剧情渐次展开,第一幕逼债,第二幕凄别,第二幕抢人,第四幕枉判,第五幕凌辱,第六幕复仇,第七幕相逢,全场观众情绪随着剧情不断起伏,当二壮为维护心上人被贾府恶奴打的遍体鳞伤时,当兰儿被生生抢走时,当兰儿老爹县衙申冤不成触柱身亡时,人们一次次义愤填膺、咬牙切齿。

    特别是当兰儿被贾不仁强拉入洞房时,她挣扎着无助的悲喊着壮儿哥哥,你究竟在那里,你怎能生生看妹儿遭此欺凌;老天啊,你何不把这无良恶人除了,把这吃人世道灭去,给咱穷苦人一处安生地。

    那一声声杜鹃啼血般的哀鸣,把台下热血汉子刺激的再也控制不住了。已经是副连长二壮子坐在第二排,从第二幕开始他已经泪染军装了,这时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妹妹被买入豪强家时的情景,顿时失去了自我,只见他“噌”的站了起来,拿起凳子就往台上扔过去,一边厉声吼道

    “看谁人敢欺负我妹子!”

    说罢,竟怒目圆睁的要往台上冲去,而所有观看之人也竟然跟着呐喊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台上演也突然中断了下来。古浩天一直站在幕后,此时也不得不出来制止。这时人们才醒悟这只是一场演出,而二壮子在旁人的阻止下也清醒了过来,只见朝台上的演员鞠了躬,随后颓然的蹲了下去。

    整场演出一直到了辰时未才结束,最后的结局虽然是比较圆满,但所有观众没有一个是心情轻松的。这些青壮男儿一个个沉着脸出了礼堂,却把外边等候夜场的人们,看的莫名其妙。

    有相熟的问道

    “兄弟,咋啦?一个个恁不痛快?”

    “痛快个鸟,老爷现在恨不的拿刀把这个贼世道灭个干净!直娘贼!真不知当初在官营里浑浑噩噩过的是啥日子,要不是小官人的收留,怕是还在为那些猪狗卖命呢!”

    那人骂骂咧咧的去了,却把围观人们弄的一头雾水。不过好奇心便更加强了,一个个无不对晚上的演出充满期待。

    当晚的演

    出自然也获的了巨大的成功,便是那些梁山书院的学生,竟也个个心动神摇,据张叔夜后来说,许多人自那夜后,居然都起了投笔从戎之志。

    两场演出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李师师以及“共同出品人”孔雨菡、扈三娘、潘金莲等人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今天下午到晚上,她们一直呆在幕后,感受着剧情的起起伏伏,只是四个人谁也没想到,平时排练时也没有太大感觉的情节,竟然在现场产生这么大的效果。她们当时都担心着台下那一双双冒着怒火的眼睛,会把舞台上的人物烧掉。

    “姐姐,浩天曾说过,一场好的演出,胜过军政处的人千百倍的宣讲,今天我真的信了,我们这些女子别无大用,在这些上头,是可以多做些事的。”

    孔雨菡是最迟加入这个创作团队的,但孔家出身的她文学功底切实最扎实的,看事情的目光也是很敏锐的,所以经此事后,立即敏感的意识到这种演出将来必有大用。

    “那个《舍身记》也要早些准备才好,看着阵势,接下来定是要大演了。”扈三娘接着说道。

    “两位姐妹说的甚是,奴家也没想到反响如此之大,小官人却是有先见之明,真不知他的脑子里,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李师师回想起在京城时,古浩天的种种的作法,不由的心底里又想到他关于天命之人的传说,但心里却告诉自己,一定要把此事做的更好,或许将来便是自已的倚仗。

    只有潘金莲没有吭声,但心里却十分自豪,她早已把小官人当做自己至亲的人,他的一切成就和荣耀她都感同身受,包括这一次舞台剧的构想。

    腊月二十九日,梁山庄园都会按惯例举行年终颁奖。但今年的氛围似乎有些异样,除了对立功的欣喜外,大家更多的却在议论着昨天的演出。

    聚贤殿里,闻焕章与萧嘉穗、许贯忠、赵鼎等几个处长也在谈论着同样的话题。

    闻焕章对昨日的演出深有感触,他对着几位处长说道

    “此事非同寻常,庄园里要有个长远的谋划,我看不如在军政处下头专门设立一个机构,就做这宣传之事。”

    “可此事却是师师姑娘在做,把它放在军政处下头不妥吧?”萧嘉穗却有些顾虑。

    “有何不妥的,只是成立一个管事的机构而已,看趋势这个演出的形式以后必将会扩大,总不能让浩天一直拿着钱财去养着,至于师师姑娘便请她做教习就是,这一点浩天他绝不会介意的。”

    “这倒也是,浩天在京城之时也曾与我提起过,要让有才学的女子能够出来做事,你看这庄园里的许多作坊现在都雇佣妇人做事,便是梁山食府和水泊百货,不也都是山上的女眷在经营吗?这一点倒也无须操心,只是这个机构还是选些才学之士才好,不然编剧本写歌词却是难题。”

    赵鼎知道古浩天很看重妇人的地位,因此很赞成持闻焕章的观点。

    在座众人都不是迂腐之人,便一致过了,只待与古浩天通气之后再明确下来。

    早上的颁奖典礼之后,应众位获奖人员的强烈要求,《银钗记》在当天下午和晚上又加演了两场。

    随后军政处宣布,明年正月将有新剧《舍身记》上演,于是所有人都在期待中,渡过了一个煎熬的新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笔趣阁是免费的无弹窗小说阅读网站,笔趣阁小说网为广大书友提供全本小说TXT,连载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最热门推荐的小说尽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版权所有 2019 ©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